我的入党故事 | 爷爷的心愿
2018-02-10 18:43:00  来源:

   我的老家在山东诸城的一个小山村,那里山清水秀,民风淳朴。2004年,我成了村里走出的第二个大学生,作为全家人的骄傲,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的爷爷曾跟我说过的那句话:上了大学,要早点入党啊!

  爷爷是建国前老党员,早年曾在解放诸城的战斗踊跃支前,抬过担架,救过伤员,也算是有过上战场的经历。作为一名老党员,爷爷有着自己的自豪感,更对我们晚辈有着不一样的嘱托。还记得我去大学报到的那一天,80岁的爷爷站在村口,拄着拐杖,那瘦小的身影被叔叔搀扶着给我送别时,真有一种说不出的伤感。 

  大学生活丰富多彩,警校的生活更是别样的体验,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,我竞选了班长,参加了社团,啃着一本本枯燥的专业书,脑海里却经常回荡着爷爷的那句话,要早点入党啊。是啊,要早点实现爷爷的心愿。我也经常问自己,入党是为了什么呀,爷爷的自豪感染着我,要奋斗,积极向党组织靠拢。 

  由于家庭条件不宽裕,看着别的同学拿着手机给家人打电话,我也羡慕着。到了大二,四个寒暑假,我都申请了留校值班,勤工俭学帮我买了第一部手机。期间爷爷电话里也问我怎么不回家过年啊,我一时语塞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 

  现实总是很残酷,我英语成绩不好,高考时因为偏科成绩落下了一大截,英语四级成了我的一块心病。按照学校规定通过四级是入党的前提,所以毕业前,作为班长虽然我被推荐了三次发展对象,却还是没有通过。我恨自己不争气,到了大三也不敢把没有入党的原因说给爷爷。大四最后一次考试,我通过了英语四级,也面临毕业了。 

  怀着一种难言的失落感,我不敢再想爷爷期待的眼神。毕业,复习考试,投简历,买车票跑遍半个中国参加各个省市的公考,成了我们那一届警校毕业生自主择业的真实写照。 

  2008年6月,我考上了姜堰检察院的公务员,当84岁的爷爷得知这个消息,让父亲给我拨了电话,还在学校准备进行毕业论文答辩的我,听得出电话那头爷爷激动的心情,可我还是心怀愧疚,只字不敢提入党的事情。 

  2008年金秋,我来到姜堰检察这个大家庭,在家庭和单位之间来回忙碌,历练成长,心却安静下来。仔细想想,大学时迫切地希望入党,仅仅是为了满足爷爷的心愿,还是追求着比同龄人多出的那份荣耀感,真的说不清楚。 

  参加检察工作到现在,已记不清有过多少与那些职务犯罪分子面对面的场景,印象最深刻的,是他们每个人在自己悔过书里的忏悔。曾经,入党时的初心,豪言壮语,都在时间的流逝里化作烟雾缭绕而去。 

  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到了2012年,在检察院工作了三年的我,从当年的稚嫩与浮躁中沉淀,在每天忙碌与踏实的工作生活中成长,光荣地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。那一天,我激动,心里有太多的话想说给爷爷听,可近88岁的爷爷突发脑溢血住院1个多月了,神智还有些模糊。我只能通过电话让父亲把我入党的消息转达给爷爷,希望给病中的爷爷一丝慰藉。 

  2012年12月,爷爷弥留之际,病床前我们几个晚辈已经哭的不成样子。爷爷只留给我短短的四个字:入了党,好!瞬间,我感受到了这几个字的分量,泪水在那一刻成了汪洋。我至亲至爱的爷爷,就这么平静地走了,没有遗憾,安静而祥和。 

  至今,爷爷离开我们已经五年多了,不知怎的脑海里经常浮现儿时爷爷带着我和弟弟爬山、摘野果、采蜂蜜时的场景,那时爷爷背着弟弟,我拽着爷爷的衣角跟在后面,回头看那弯弯曲曲的山路,辗转着好长好长…… 

  不忘初心,记着来时的路。 

  编辑:包婧